白术虾仁

人类的本性——咕咕咕

吸承使我快乐

您的男朋友白泽已上线 49

鬼灯最近受邀作为一个大型比赛的嘉宾和职业选手打友谊赛。
战队分为红蓝两组,鬼灯是红组,战队里有两个职业选手包括自己在内的三个主播,对面则有三个职业选手,一个主播和一个场内摇奖抽到的嘉宾。
当然,段位没有要求。
“现在我们全场摇奖开始了,各位手握svip票的观众们你们将有可能和自己喜爱的电竞选手打同一局的游戏。”
“那么我们现场摇奖抽出的观众是——”
“尾号5223的观众,刚好在我们的前排,请您走上来。”
“诶?我吗?”白泽指着自己的脸,看上去十分意外。
“对,这位先生,麻烦您走到台上来。”
“请问您怎么称呼呢?”女主持问道。
“白泽。”
“好的白先生,您平时是做什么工作的呢?”
“我的话,平时是在自家的诊所里坐诊,抓药什么的。”
“诶!是中医吗?”女主持有些意外地说。
“是的。”白泽捻了捻颈边的耳坠。
“那么平时有玩游戏吗?”男主持带着白泽坐到位置上。
“平常会和朋友玩一会。”
“那有什么比较擅长的位置吗?”
“这个的话,都可以,不过玩辅助比较多。”白泽戴上耳机,登录了比赛用的账号。

鬼灯抬起眼睛看着对面的某人,对着身边的队友嘱咐道:“注意那个带耳坠的。”
“那个观众吗?”一个和他关系比较好的职业选手好奇地问道:“熟人吗?”
“嗯。”鬼灯点点头。

因为是娱乐赛,所以水分很大,大家准备好之后,主持人开始和女主持唠起了嗑,说起了前段时间某韩国战队又被打败没拿到冠军求不了婚的某人。
女主持开玩笑地说道:“看来赛后求婚这种flag是千万不能立。”
比赛开始后,白泽不出意外拿了一个控制很多的肉辅助,而鬼灯则在地图上神隐打野去了,红队上单是和对面一样的嘉宾,而中单则是职业选手,为了照顾下路辅助的白泽,下路则派了一个职业AD。

“我们来看一下双方的技能命中率和补兵数。”
“技能命中排在最高的是——竟然是我们的医生小哥!”
“First blood!”下路辅助为了保护射手死了。
“Double kill!!”
“刚刚发生了什么!我们来看一下回放!”
“医生小哥放了一个技能命中了后排输出!”
“对面辅助为了保护输出牺牲了!射手已经快退回塔下了。啊!又是医生小哥又是控制!射手走位,医生小哥直接开大封住了走位,射手再走位,小哥的队友已经跟上来了,还带了红Buff,他们留住了,医生小哥开减伤吃了一波伤害。”

“鬼灯选手居然已经三杀了!我们来回放一下……”

“比赛结束!这次的胜利方是红队!感谢各位带来的精彩比赛。红队选手有什么想和大家说的吗?”
“有。”鬼灯往前站了一步。“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想请各位见证一下。”

我的英雄学院

出镜:
相泽消太:低音
绿谷出久:猫泽
爆豪胜己:英司
轰焦冻:决明
丽日御茶子:豆茶
切岛锐儿郎:房彻
上鸣电气:啊左
耳郎响香:三哈
饭田天哉:水舌
八百万百:墨馨
蛙吹梅雨:雾岛
芦户三奈:兔酱
常暗踏阴:行伍(这个是虾仁)
心操人使:漠祁

妆娘:千鶴
              C酱

道具:肆木

后勤:程宇

摄影:宝于
正片很快就会出来请大家务必关注!!!
这次小英雄的正片,出镜一共14个人,加上后勤小伙伴15人,后勤下雨天帮忙看东西拿东西辛苦了!下雨天很闷热还要出外景大家辛苦了!!!摄影师还帮忙拿了东西感谢!!

48 您的男友鬼灯已上线

从那天以后,两个人经常一起连麦打游戏,或者组队开黑,慢慢地就连一些不了解的观众都知道了,那个很有名的游戏主播有个叫白泽的好基友,两个人经常连麦打游戏的,两个人经常一起去买东西的,两个人很有夫妻相的(划掉)。

既然关系这么好索性就合租一起好了,鬼灯的上司开玩笑说,似乎就是这样理所应当地,白泽搬进了鬼灯的公寓,他的房子则以友情价出租给了一个日本留学时候关系很好的后辈。和白泽一起搬进来的还有两只兔子,一黑一白全都是公的,白泽很恶趣味地给那只黑兔子取名叫灯灯,鬼灯的灯,鬼灯较劲一般的叫那只白的泽泽,白泽的泽。

和鬼灯睡在一张床上这件事情是有契机的,虽然都是男人,但白泽还是很有领地意识的那种,鬼灯家有三间房间,一个被白泽改成了药房,因为鬼灯制止了他用厨房煲粥用的砂锅炖药膳和用其他工具处理药材和装满整个厨房的壁橱的做法,“这样的药材还能用吗?!”他是这样说的。

白泽自己开了一家中医诊所,在当地还算有名气,每天朝九晚五坐堂,桃太郎则作为店员一遍学习一遍准备考本地的研究生。所以这就意味着鬼灯每天要到半夜才结束的工作对于白泽来说是一种精神污染没法睡在书房里。至于药房更是堆满了白泽的东西,最后索性和鬼灯睡了一间房间。
其实好好收拾一下,也不是没有地方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两人就是默认一般维持着这样的生活,白天鬼灯睡觉,白泽上班,晚上两人一起吃个晚饭,白泽在药房做完实验睡前喝鬼灯打几局游戏,周六周日诊所歇业两人就一起通宵打游戏。

本该是这样的好兄弟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