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虾仁

年更写手,备战教师资格证中······

镜像 1.生而为王

1
莫斯科冬季的早上,西伯利亚特有的寒流叫人不禁打了好几个寒颤,今天对一般人而言没有任何特别之处,但对于勇利而言却是他新的职业生涯的开始。
就在昨天,勇利结束了他做为花滑运动员的生涯,转向了幕后,并应雅科夫教练的邀请来俄罗斯的国家队为这些青训营的选手做一些单人指导。

“好冷啊……俄罗斯……”勇利搓搓手,呵出水汽试图让自己暖和一些,和周围人迥异的发色和相对较矮的个子叫路过的人们不禁多看了几眼。

“那个……”一个金发的少年站在勇利的面前……“请问……您是胜生勇利吗?”
“这样也认得出来吗?”勇利拉下围巾被雾水气晕染的镜片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圆润清秀的脸庞有一种亚洲人特有的柔和。
“是的!!”少年显得有些兴奋,“能请你给我签个名吗?”他少年拉开了身上的外套,露出略显单薄的胸膛,他里面仅穿了一件长袖套头衫。
“当然可以。”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又有几个人围了过来,勇利给每一位签字,合影,又感慨着这些人们彪悍的穿衣风格。
“嘀――”

勇利抬头看向那辆轿车,同冰迷们说了再见才终于坐上了副驾驶。
“呼――”
他关上车门,系好安全带,长吁了一口气。
“勇利你还是很受欢迎啊。”雅科夫笑着调侃着他。
勇利有些羞涩的摸了摸脸颊,“大家都很喜欢花样滑冰。”
“因为俄罗斯本来就是冰雪的王国啊。”雅科夫用一种自豪的语气笑着说。
“是呢……”勇利答道,雅科夫在车厢里放着老式的俄罗斯民谣,女声低低地吟唱总是容易叫人勾起回忆,勇利注视着白蒙蒙的车窗,感到了一种名为时光的东西在他的脑海中流淌。
车驶过繁华的街区,来去匆匆地上班族和道路两旁不断后退的风景,每个人都在忙着去做各种各样的事,他像是误入奇境的爱丽丝与这里格格不入。

“啊……下雪了。”雅科夫看着车子挡风板上的雪花,有些惊讶地发出感慨,“俄罗斯的第一场雪啊。”勇利看着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有一些怔愣,“是吗?真好看。”
“的确,不过老是这样下得很大的话对交通就不大好了。”
“幸好提前装了防滑链。”雪很大,雨刷器不停地拨弄才能保证雅科夫看得清前面的路,安全起见两人绕行了一条车比较少的路,到青训营是已经是中午了,上午的雪也已经不再下了。

勇利打开车门在雪地上踩出一行深浅不一的脚印,车后也有两道长长的车轮压出的车辙。
“喂,猪排饭!!”熟悉的呼唤从台阶上传过来。
勇利一抬头就看见了一个熟人,“好久不见啊,尤里奥。”他三步并两步跨上台阶,雅科夫也跟在后面进了大厅,场馆里的暖气叫勇利回复了一些知觉。
尤里奥给两人倒了两杯咖啡,“欢迎。”青年比起今年比赛时并没有改变多少,那副莫斯科虎王的傲气劲儿叫不少和他不熟的人感到汗毛倒立。
但勇利却笑着和他打着招呼。
这大概是两个完全相反的人却能成为好友的典型了,和尤里奥比起来,勇利显然更加温和,在很多时候也是他在包容这个比自己小的后辈。

“尤里……”奥塔别克走了过来,他每年赛季结束后都会来这进行特训和尤里的关系很好。“你好,勇利。”
“好久不见,奥塔别克。”勇利和这个哈萨克斯坦的酷哥称不上很熟,但对他和尤里奥的关系却是知道不少。故而两人之间还算得上融洽。
奥塔别克冲他微微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一行4人就往冰场走了,冰场上人不少,大多有自己练习的区域,但是中心的那块区域却只孤零零站着一个银发的少年。

“这是维克托。”雅科夫指着那个少年说,“这是我多年以来教的唯二的天分不逊于尤里奥的人。”还有一个就是你。
“他的进度远远超出了同龄人的水准,今年刚刚参加完最后一轮世青赛,正在为成年组的比赛做准备。”
“维克托吗……”勇利看着那个站在冰场中央的少年,不,也许更应该称他为青年,流畅的冰上动作与优美的身姿叫他轻而易举地同他人区别出来。
曾经也有这样一个人……

“啪――”伴随着一个华丽的四周跳,青年转头与他对视。
生而为王……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