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虾仁

年更写手,备战教师资格证中······

维勇 镜像(4)

“好了,这就是勇利前辈的房间。”维克托打开房门,里面是一个类似于公寓的房间,因为是给教练的房间,所以在房间配置上比学员的要大上不少,更像是一居室的单人公寓,厨房和独立卫浴都有,统一装修的白漆看上去很简约大方。

“呼……”维克托在四处张望着,“果然教练的待遇比我们的学员宿舍要好很多啊。”

“是吗?”勇利整理着床铺,被子什么的是集训中心统一发放的,套上四件套就可以了,所以要做的还不是很多。

“对啊。”维克托帮忙套着枕套,“而且学员的宿舍也没有厨房。”他有些怨念地看向那个客厅的小厨房,“晚上偶尔也是会想吃一些面包以外的夜宵的。”

银发青年,微微嘟了嘟嘴,一副小孩子想偷吃零食却发现只有昨晚的剩菜的挫败感。

“哈哈哈,如果维克托训练的结果好的话,我可以请你吃一些日本的家常菜噢。”勇利教练笑着说。

真是为人(妻)划得师表啊。维克托笑着点头,“那勇利前辈可不能耍赖哦。”他意味深长的看着勇利,“如果成果好的话,要请我吃教练的日本料理。”

“当然。”勇利在心里默默感慨着果然就算外国人很早熟,15岁还是少年人啊,单纯又可爱。

“那么,我就先回去了,勇利有什么事随时可以到隔壁找我。”维克托摆摆手,“无论多晚都可以。”

“好好好,我知道了,明天见,维克托。”勇利冲他挥手,埋头开始整理个人物品,“维克托还真可靠啊。”他把衣服一件件挂好,俄罗斯的成年岁数是14周岁,但是日本的却是18周岁,本以为自己的学生会是个还在叛逆期的孩子,没想到却意外地很聊的来。

不仅面面俱到地为别人考虑,却不是那种很严肃的人,健谈也不缺乏这个年龄段青少年的活力,如果说是女孩子的话肯定会有很多男孩子喜欢吧。

不过,作为男孩子感觉也蛮受欢迎的,他认真地列了一下维克托的优点,长的很好,性格很好,健谈,个人能力也很强……简直是完美啊,而且喜欢吃宵夜这一点让人不会让他看上去有距离感。

总得来说,他最后把洗漱用品安放好,“是个让人一见面就能喜欢上的好孩子啊。”

如果这个评论让其他人听见就未必会这么想了,“这个家伙明明是个恶劣到以欺负别人为乐的人吧!”――来自长期受压迫的波波夫选手。

维克托这个家伙就是不服管教的典型吧!――来自被熊孩子折磨的雅科夫教练。

总得来说,维克托少年还是一个愿意在教练(爱人)面前体贴地好学生(老攻)。

“说起来……”勇利擦着刚洗完澡还在滴水的头发,决定再去隔壁找一下维克托少年。

“对不起,这么晚来打扰。”勇利微笑着看着维克托,“方便的话,可以请维克托明天带我去买一点生活用品吗?”他搔了搔因为沐浴而微微泛红的脸,“好久没来这里,稍微有些不熟悉。”

“当然可以,勇利千万不要客气。”维克托很爽快地答应了下来,能和小猪猪出去约会,完美。

好想快点长大啊……维克托眯了眯眼睛。

“这真是太感谢了。”勇利高兴地回去房间。

维克托真是个好少年啊。

这么想着,勇利进入了梦乡。

“勇利。”

“谁?”这样想着勇利转过头朝声音的方向看去。

“你在想什么?”

“快点,不是说有东西要给我吗?”

东西?身体不受控制地走向那个银发的男人,他看见自己为那个男人戴上了一枚金色的戒指。

你是谁?

那个男人和他离得很近,他抬起头却只能听见那人醇厚的嗓音和银色的短发,以及一双温柔地印着他一个面孔的专注地蓝色的双眼,那一刻,他似乎能感受到他的认真和说不出地心脏的悸动。

他拼命想要看清却又觉得眼前越发的模糊,周围朦胧的灯光在这一刻变得格外的明亮,睁开眼,窗外已经大亮,又是新的一天开始了,勇利坐起身,回想着梦境中最后一直清楚地那个人的双眼,“总感觉很熟悉。”

他总觉得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和那双眼睛十分相像的眼神,那么专注,仿佛――除了那个人以外,眼中再没有其它的存在。

有了,勇利拍了把脑袋,“新的编舞。”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