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虾仁

年更写手,备战教师资格证中······

维勇 镜像 (6)

“维克托你会开车吗?”两人对着尤里奥的超跑和奥塔别克的机车略微犹豫了一下。
“我会开机车哦。”维克托对于勇利坐在身边和身后两个选项,愉快地选择了坐在后面的选项。
“我们还是乘地铁吧。”勇利拍了拍维克托少年的肩膀带头走向地铁。

站台是那种没有护栏的,黑洞洞的轨道,昏暗的灯光,勇利不自觉往维克托身边站了站,脑内不禁闪现了许多地铁中什么地铁失足案啊,什么在列车驶过时被推下去的无辜乘客……
咕咚……
他不觉咽了口口水,紧张的握了握手,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怎么了?”
勇利循声回头,对上了那双叫人熟悉的眼眸似乎能够直直望进他的眼底一般,不知名的片段在脑海里不停跳动,像是古老的放映机,吱吱呀呀地将黑白的默片投在他的脑海里。
“勇利,电车来了。”
“奥。”
勇利随着拥挤的人潮涌入地铁……

隧道里一片漆黑,只有车厢里亮着灯光,他麻木地跟着维克托换乘,倒站,购物。
“勇利前辈?”
“啊?”
“您确定要把这个放进去吗?”维克托神色复杂地看着他手上的苹果醋。
“抱歉……”勇利手忙脚乱地收拾着手上的不知名黑暗料理。
“勇利有什么烦恼吗?”
勇利的手顿了顿,“很明显吗?”
“勇利脑袋里想事情的时候就会做错事呢。”维克托把手上的高丽菜细细切成丝,浸到那一盆冰水混合物里去。
“是吗……”
勇利一想事情就会jump失败呢!

“我呢……”把处理好的猪排放到油锅里。“总觉得自己忘记了很多重要的事情。”
维克托把焯过水的玉米粒捞了起来一起放在色拉碗里开始调沙拉酱,“是吗?你喜欢千岛酱还是美乃滋?”
“美乃滋。”
“那……你想起来了么。”维克托的声音微微有些不稳。
但专注于回忆地勇利显然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他正对着油锅里咕嘟咕嘟往上冒地泡泡出神,过了好一会儿,在维克托以为自己听不到回答时,他嗫嚅着用那种很轻很轻地声音说,“我觉得他是我喜欢的人。”像是怕惊跑了什么。
他用那双长长的筷子把猪排捞了出来,放在配套的架子上沥油,一时之间厨房里似乎只能听见油滴落的嘀嗒声和蔬菜沙拉被搅拌的声音。

“喂!”尤里奥探出个脑袋,“晚饭做好没?”身材纤细却意外地非常能吃的俄罗斯大胃王表示自己饿了。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