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虾仁

年更写手,备战教师资格证中······

冰上的尤里 镜像⑻

翌日
在晨跑结束后勇利来到冰场里开始准备一天的教学工作,首先是热身,拉伸如果不做好的话,滑冰时很容易受伤,所以在第一天他就对自己的学生强调了这一点,索性维克托是个很听话的孩子,尤里奥虽然一脸不耐烦不过显然也很重视这一点,两个刺头都乖乖的,其它人自然也不会挑事儿。

勇利捧着本子不停地写写画画,脑袋里却实在是平静不下来,“到底是什么?”

热身结束后开始基础训练,对于有这样一个步法大师来培训自己,大家都很好奇,基础训练结束后就有人大着胆子去问勇利关于步法方面的问题,而他脚下一个眼花缭乱又富有节奏感的步法串联起来叫人有一种仿若窒息的美感,甚至就连简简单单的蹬冰都有一种极其浓郁轻巧与熟练,就好像他将冰鞋真正当做自己的脚了一样。

“胜生教练!我一直想问,为什么我们没办法做到这样流畅呢?”
“你平时会额外练多少次步法练习?”勇利笑眯眯地问。这个孩子的步法比起同龄人要熟练很多,连贯性与节奏感也要好上很多。
“三次吧?”他掰了掰手指,“如果基础练习不算的话。休息的时候会少一点,但是至少2次一天。”
“我两次就已经累得不行了,你还加训吗?”似乎是提问的男孩的熟人另外一个男孩先嚷嚷开了。
“虽说我也会加训,但最多也就1次。”一个女孩子摸摸脸颊一副被吓到的样子。
“教练呢?”那个男孩一脸崇拜的看着勇利。
“我的话,因为和冰场的老板很熟悉,所以只要有时间就会去练习,有的时候老板先回家了,就是我来锁门。”他脱下脚上的冰鞋,“所以……没有什么特殊的技巧,只是我花了比别人要多几倍的时间拼命在练习而已。”
“我也想成为想教练一样优秀的花滑运动员!”提问的那个男孩一脸激动的看着勇利。
“那,要好好加油哦!”勇利温和的看着自己的学生。
“不过……也有例外,有些人天生就是那块料,所以要花好几倍的努力才能追上去。”勇利揉了把那个从不加练的男孩,“有好的天分却不好好利用的话可是会被别人一下子甩到后面哦!”
“我知道了。”他摸摸脑袋,不自觉红了脸,“那阿里克塞下次也叫上我吧。”
“才不要!瓦西里你要 自 觉 !”
“我知道了!”

勇利笑着看着这一群孩子闹到一起,突然感到背后有被拉扯的感觉,回头就对上了一片光洁的额头,在唇部触碰到那的一刹那,他不禁感到一股熟悉感涌上心头,叫心脏难以抑制地狂热地在胸腔里鼓噪。
“我会最棒的。”维克托一脸认真,那张白皙的脸颊凑的很近甚至可以看到上面金色的小小的绒毛。
“嗯,我一直相信着维克托。因为维克托是维克托啊。”像是哄小孩一样揉着维克托的脑袋。
维克托是胜利者。
“所以,请一直关注我哦。”他用那种让人看不懂的眼神看着勇利,那对冰蓝色的眼眸像是燃烧的蓝焰,似乎下一刻就能把勇利焚烧殆尽。
良久,他轻轻地回答道“好,我会一直关注维克托的。”像是许下了一个重要的承诺。

训练结束以后勇利回到了自己的宿舍,厚重的窗帘将光源封锁在外。
一股沉顿的睡意拉扯着他叫他进入了梦乡,还是那片夜晚的冰场,他看到一个人影在冰面上舞动,这一回他瞧得更近了,他有一头银色的长发和一张熟悉的脸孔。
“勇利?”
“维克托……”他揉揉眼睛坐了起来,看着维克托。“已经洗好了么?”
“嗯,能在浴缸泡澡的感觉真好啊!”维克托用那种老爷爷一样的语气说道,“日本人真幸福啊,有那么多温泉。”
“我家就是开温泉旅馆的,如果不介意的话,下次世界大赛可以到我家去泡温泉。”
“真的!”
“当然。”

――
其实勇利应该有预感了过渡一下会开始虐了……讲实话我不怎么会写虐的……
然后关于那个维克托的名字意思是胜利者。
很符合维克多冰上王者的形象啊。
顺带这次不会写过多的比赛的部分,更多是日常吧,然后希望考完后的第一篇没有掉质量吧,如果有哪里不足请一定要告诉我w
然后维勇依旧是周更www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