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虾仁

年更写手,备战教师资格证中······

现世无常异闻录 诡瞳子 2

“这届学生里出了个招鬼的小丫头。”谢子玖的眼神定定的望向下面的宿舍楼,“如果我没算错,应该是小昭她们寝室的。”
范子安伸了个懒腰,木着一张扑克脸补刀,“你就是不想进去,洁癖密恐犯了。”说完就落到楼顶上一马当先先下去了,整个人影跟没有实体一样慢慢穿透屋顶往下飘。
谢子玖一看他根本没停的意思,忍着恶心也往下飘,飘到一半脚上一紧被范子安一把拽了下去,接近两米的大高个‘唰’的一下就给拽到楼道里,顶楼没人住空荡荡一片只有那群走不了的好兄弟还在原地徘徊,一片半透明雾蒙蒙的非实体的不知名生物叠在一块儿,普通人看见了没病也得给吓出来了。

谢子玖一脸恶心的往范子安身边靠,恨不得整个人挂他身上。范子安背着个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大男人嫌弃的不行,“德行!”不过倒也没赶他下来就这样拖着个大型挂件往下面走,说来也怪那群地缚灵只要靠近他5米的范围就全给自动让出条道。
谢子玖两条长腿往他身上一盘,下巴磕在范子安肩膀上絮叨,“小八呀,你这人形灭灵器的体质真好用。”
“你是想来赶厨房里的蟑螂吧。”范子安伸出一只手托了托自家倒霉哥哥,慢悠悠地往下走。

谢子玖笑了笑,一对桃花眼仿佛能沁出水来,谢子玖是个富家少爷出身别的大毛病没有就是整个一个洁癖,密恐,强迫症说直接点就是矫情。
南方小城什么都好,人杰地灵,要山有山要水有水就是虫子多……尤其是蟑螂,也不知道是从那个地方窜出来的,每次轮到谢子玖做饭的时候就能从碗柜里面窜出来几只,偏偏轮到范子安的时候连只蚊子都不敢呆在厨房里。
虽说也没什么大毛病,可谢子玖这少爷脾气上来每次他做饭吃完以后都得给厨房家里各个地方一个不落做个大扫除,不然总觉得家里哪块儿不干净。
范子安常说他就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这几年安稳日子过久了,脾气上来了。却也不拦着,就在那儿看热闹。

不一会儿,两人下到4楼,虽然已经是熄灯时间但还有一两个宿舍亮着灯,楼道里灯都熄了,老师查完寝室已经回去楼下,四周安静的可怕。
范子安把谢子玖往上抬了抬,看似寻常的楼道如果单凭肉眼看没有任何异样,但一旦换那些开过眼的天师来看的话就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灵犀草便宜卖了!只要5点,开灵启智买不到吃亏!买不到上当!只要5点。”
“瞧一瞧!看一看!”
……

“诶,小哥新来的?”一个耗子精窜到范子安脚边,“要不要我带你逛逛我们卖场,我跟你讲虽然说这个开在女生宿舍楼里过道窄了点儿,但这九阴绝煞之地阴气旺盛对过路鬼怪可是极好的……”耗子精每天白天待在女生宿舍楼的下水道里听那些追剧的女孩子的宫斗剧,韩剧,泰剧,英美剧,动漫……
除了能拽两句古文还会什么韩文泰语英文日语平时说话总爱拽上两句,这会儿来之前刚听着不知哪个宿舍的在看宫斗剧下意识就贫了两句。
“我姓范。”范子安单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证件。
耗子精一看……呆了两秒身后原本熙熙攘攘的鬼……不,非人生物瞬间跳起来一个个想跑,四面瞬间竖起写满金色梵文的结界把整个校园封了起来。

“八爷!”耗子精直接扒着范子安裤腿儿,“我真不是故意无证经营的啊!我明天就去补办证件,您就饶了我吧,我这上有老下有小的!”
“建国以后妖怪不许成精。”谢子玖笑眯眯把下巴磕在范子安肩膀上,“怎么你家这是超生了?”
“没没没!”耗子精立刻摇头,“小人民国以前成的精,成精许可证还在这呢,换了5代了。”说着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个灰色的卡片。
“违规开设场地,贩卖三无产品,扰民……嘶――”谢子玖从范子安背上下来,“要是被上头知道了……”
“七爷!只要能将功赎罪小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到底是活成精的耗子,一听这话马上脑袋就反应过来了。
“呵。”谢子玖笑了笑,“今年学校里有什么大事。”
“回七爷八爷!”那耗子精搓搓爪子,“今年进来的学生里面有几个特别招朋友。”
“412。”谢子玖用陈述的语气说道。
“是!”耗子精点点脑袋,“如果只是特别阴气倒也没什么,每年总有几个阴气重点的丫头。”
“怎么说。”范子安淡淡开口。
“今年进来的丫头里面有两个很特别,被鬼王盯上了。”
“鬼王?”谢子玖眯眯眼,“有小阎王在,还有鬼王敢强娶?”
耗子精忙道,“原本也是不敢的!只是那两个从小定下的娃娃亲……”它鬼头鬼脑地指指上面,“刻在姻缘石上的三世情缘,月老用龙筋织的红线,诡瞳子配鬼王,那姓方的小娃娃早收了人家聘礼了。”

“这倒是……”谢子玖狠狠地皱眉,“难办了。”
“既然如此,那女孩儿什么时候满20周岁?”谢子玖咯嘣咯嘣咬着嘴里的糖块面上难看地很。
耗子精算了算,“后年。”
“那鬼王什么时候肉体投胎的?”
“20年前。”
“行了!回头去分局申请个许可证,我记得后头有片树林子,只许在那块儿摆摊。”
“谢谢七爷八爷!”耗子精笑得眯了眼。

“至于你们!”谢子玖一声暴喝,整个大学城范围内的妖魔鬼怪吓得一个哆嗦。“给我三个月内滚去局里办证,非法成精的!”
又是一群好朋友抖若筛糠。
“给我滚去学校里好好看书考证!”
……
“没听见?”
“听、听见了!”回话的一群人瞬间被雷劈了个歪倒。
“你们……还嫩了点。”谢子玖放下手看着走廊里一群“焦炭”。

“一个个不省心的,成什么精也不知道,还得我们一个个人工引雷。”
建国以后妖怪不许成精,但要是成精了这也不能强行叫人家go die 对吧,法治社会了,咱这是社会主义国家。
只好叫国安局的一个个人工引雷渡劫,偶尔渡劫的被发现了就编了一个什么科学现象先给人糊弄过去,就是这群建国后成精的实在太难找了,一个个躲得比兔子还好,讲了多少遍不小心成精来劈雷非躲在那儿不出来,每回遇到大型集会谢子玖都要拎两个出来,这会找出一群来看来江南一带没领证的都在这了。

解决了一群违纪分子,谢子玖心情也好了不少,挥挥手示意他们能走了以后,掏出手机用微猫给自家闺女发了个消息。
“乖女儿,爸爸给你把门外那群摆摊的赶走了,你家舍友是定了娃娃亲,婆家来人看看她,没事的,要是打扰你睡觉了就叫你那舍友多念念核心价值观,没什么大事。”末了还给发了个猫咪的表情包又给了俩红包。
“乖闺女拿去买点零食吃。”〔红包〕
第二天
“一食堂的虾饺!”方一看着饭盒里的虾饺,“请我的?!”
“核心价值观是……”张昭一把摁住她的爪子。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吃吧!”张昭把饭盒推给她,“中午一起吃饭?”
“行啊!”方一夹了个虾饺塞到嘴里嚼嚼嚼。“你不和夏筱茹穆安晨一块儿啊?”
“她们中午有事。”
“阿嚏!”大早上被死党赶去买东西的两只。
“那行,我中午上完课来找你。”
“603”
“嗯嗯,我记住了。”方一吃东西的时候喜欢把吃的塞到两颊满满的像是只颊囊里藏满吃的花栗鼠,偏偏口齿清楚不乱飞唾沫也不显得粗俗,倒是挺可爱的。“那我和我男朋友说一声。”

……莫明其妙被秀了一脸的张·单身多年·阎王·昭在心底默默掀桌,呵呵。
“那我先去上课了。”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张昭提起包走出宿舍。
“嗯,拜拜。”方一挥挥爪子。
“小阎王?”一个红衣的男人出现在方一背后,温柔地环住她的肩膀,却被烫了一下一样微微颤了一下。
“我终归是要嫁给你的。”方一擦擦嘴,秀气的脸上看不出什么特别的表情。
“我的小心肝。”男人抓着她膀子的手泛出焦糊的味道,“我怎么舍得让你难过呢?”
“不要在她在的时候找我。”方一转头轻轻地将唇贴在他的面颊上,那双重瞳子的眼睛在阳光下微微闪着金色的碎芒,“她是好人。”
“我知道。”男人叹息着,“前天那老妖婆来为难你了?”
“没事……”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