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虾仁

年更写手,备战教师资格证中······

冰上的尤里【白橡树】28

勇利睡得时间很长从中午一直睡到下午,除了身体疲劳以外,更多的是高强度训练导致的精神紧张,有机会休息,自然是要睡个昏天黑地。

“勇利!你醒啦!”维克托抬起脑袋,银色的短发在在夕阳的照耀下闪出了金红色的光泽,他正在刷SNS,奥塔别克的帐号被他翻了好几遍。

那个少年的帐号干净地可以,维克托翻了半天也没有翻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勇利好奇地看着他刷SNS,“奥塔别克怎么了吗?”
“恩……怎么说呢,我总觉得他对我们家尤里奥图谋不轨!”虽然还没有证据就是了。他摸了一把自己的下巴,“不说这个,我去给你拿点吃的吧,错过了午饭,勇利你一定是饿了吧?”他站起身,看着勇利。勇利他穿着一件宽松的棉质T恤,领口开得不算太大,但从这个角度,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的锁骨和那一点红色,他克制地看着他,盯着他敞开的领口和白皙的胸膛上面密布着红痕,看起来格外的暧昧。

“勇利明天记得擦BB。”他扔下这句话,转身出了房门,留在房门内的勇利抓着领口,往里面瞅了一眼,三秒后……
“恩~红得可以出锅了。”尤里奥嘲弄道,“跟龙虾似的。”

“尤、尤里奥!!!”勇利看着突然闯入的尤里奥,把领口抚平,被子盖过胸口,“尤里奥你怎么进来了。”
谁知道这么一动就碰到了某个难以言说的部位,他不禁打了个颤。
尤里奥撇了撇嘴,“切——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不!这绝对不是我认识的尤里奥……’勇利无力地哀嚎了一声。
“也只有勇利你会把他当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了吧。”维克托端着餐盘走了进来。
将小桌子支在他的身前,放下手里的菜,他低头在他的额头亲了一下,“吃饭吧。”

绿的青菜,红色的手剥虾仁,落在洁白的米粥上,香气四溢。
“咕噜~”勇利摸了摸肚子,脸颊微微泛红,拿起勺子一口一口地吃着,同超市里的冷冻虾仁不一样,这些红色的虾仁显然更加好吃。
“勇利好吃么?”维克托满眼含笑地蹲在床边,看着他。

“嗯!很好吃。”勇利点点头,嘴里还嚼着虾仁,腮帮子微微鼓起,像仓鼠似的。
“是么……”维克托凑上身去,“勇利也给我尝尝吧。”
“唔……哼~”勇利被堵住了嘴唇,他措不及防地被搂住脖子,无力地回应着这个突然的吻,维克托的舌头在他的口腔里来回打着转,舔舐过每一处角落,似乎是要将虾肉同他一起吞吃入腹一样。

“嗯哼~”
良久去,唇分。勇利喘息着看着维克托,眼里仿佛已满了水光。
“果然很好吃。”维克托颇有情,色意味地舔了舔嘴唇,至于是在说什么好吃,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切——”尤里奥转身走出了房门。
勇利这才恍然大悟一般的低下了脑袋,脸红德要命。

马卡钦蹭了蹭小维,‘汪~’了一声是。

评论

热度(58)

  1. 维勇Yuri白术虾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