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术虾仁

年更写手,备战教师资格证中······

镜像 2


勇利……维克托双眼微微张开,几乎是下一秒,“勇利!!”间乎少年与青年之间微妙过渡的略带沙哑的声音在冰场上响起。
“是!”勇利几乎是下意识地回应了维克托的惊呼。
四目相对……
一时之间,竟相顾无言。
“那个,请问您是胜生前辈吗?”略显生硬的英语在勇利周围陆续响起,正在附近训练的几个人凑了上来,顺理成章地一群人开始要签名。
勇利摆出了他常用的微笑,娴熟地应对着这一切。
维克托站在人群外围,透过人群看着那个人柔顺的黑发,棕红色烨烨生辉的双眼,还有……丰润饱满的嘴唇。
他清楚地知道那张漂亮的嘴唇尝起来有多好,尽管那只是冰上短暂的轻碰。
“小猪猪……”他的双唇无声地开合,找到你了。

“勇利前辈。”维克托凑上去,“能给我签名吗?”
“当然,你的名字是?”
“维克托·尼基福洛夫。”银发青年指着自己白色t恤衫的左胸,“签在这里可以吗?”
“当然。”
勇利低下头凑到他旁边为他在t恤衫上签名,维克托的T恤衫是那种贴身的款式,凑近了能闻到一股刚训练完淡淡的汗味,不浓,混杂着体香剂的味道,有一种阳刚的感觉。
“我是您的大饭。”维克托的日语出人意料地好。“勇利前辈。”
勇利抬起头,直起身来,“多谢支持。”正对上维克托蓝色的眼睛,不由地怔愣了一下。
记忆里,好像有一个人,也有这样一双深邃地瞳孔。
“勇利前辈?”维克托凑近了在他面前挥了挥手。
“啊,抱歉,我走神了。”勇利被面前那张肤质细腻光洁如同洋娃娃的脸一惊,往后退了半步。
“没什么,勇利前辈看上去精神不是很好,还是早点休息吧。”维克托温和道。
“维克托这家伙……”尤里看着维克托关切的神情。
什么时候对陌生人那么关心了……
可疑……
尤里盯着维克托眯起了双眼。
那副猫科动物一般警惕的样子散发着一股野性与危险的感觉,身后……奥塔别克反复握着自己的拳头,看着尤里奥发呆。
“好了,要签名就到此为止吧。”一个严厉地女声响起,“都给我回去训练。”
“好。”莉莉娅在这群年轻人当中很有威慑力,尽管所有人都看得出她的刀子嘴豆腐心,但在面对那母亲一般威严的身姿时总是下意识地乖乖听话。
人群迅速退去,只剩下维克托还留在原地。

莉莉娅的神情在看到那个银发的青年后稍稍放柔了一些,“维克托,跟我过来。”
“好,莉莉娅阿姨。”维克托温和地回答道。
莉莉娅点点头,示意他跟上,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往餐厅走了过去。

午饭时间,雅科夫对就勇利和尤里奥的饮食习惯进行了强烈地谴责。
“就算退役了,也要注意身材。”来自雅科夫的碎碎念,“勇利你本身就是易胖的体质,不要吃太多猪排饭,还有尤里奥周末回家的时候不要吃太多皮罗什基。”
“我知道了雅科夫,烦死了。”这是尤里奥。
“我知道了。QAQ”这是以为退役了就可以吃很多的勇利。

“勇利前辈很喜欢猪排饭?”维克托的声音在勇利耳边响起,“我也很喜欢。”
“真的?”勇利用一种找到知音的眼神看着维克托。
“是的,我觉得上面加上芝士非常好吃。”维克托看着勇利闪亮的眼神,故作遗憾,“只可惜俄罗斯没有日本那么正宗的猪排饭。”
“这好办,如果你想吃的话,可以来找我。”
“真的?”维克托用那种少年人惊喜地眼神热切地看着勇利。
“当然。”勇利看着他的表情,心中暗笑,维克托果然还是孩子。

这一切都是用的日语,尤里奥听得云里雾里,唯一听明白的只有维克托的一句炸猪排盖饭。他用叉子划拉着盘子里的意大利面,心底止不住地好奇,勇利到底是那一部分引起了维克托的注意。
越想越觉得维克托居心不良,这个俄罗斯小流氓肯定在策划着什么。
他咬了一口皮罗什基,为酥脆的口感眯了眯眼,不过有自己盯着那只臭猪,这个小鬼也弄不出什么事来。
此时他还不知道,他将为此刻的盲目自信而追悔莫及。

――
想在文风上做一些新的尝试,稍微有些大人感觉的描写如何?
周更可以有番外,想要的可以评论里留言。
大家周末愉快
wwwww

评论(4)

热度(38)